美好时光里,咳嗽一场

生活随笔 大神 浏览

小编:毕竟是冬天了,天气总是让人受尽折磨,时而雾霾,时而寒雨,时而霜冻。教室里总有几个孩子感冒,我亦未能幸免,持续发了好几天低烧。低烧消退以后,开始拼命咳嗽。这场咳嗽来

毕竟是冬天了,天气总是让人受尽折磨,时而雾霾,时而寒雨,时而霜冻。教室里总有几个孩子感冒,我亦未能幸免,持续发了好几天低烧。低烧消退以后,开始拼命咳嗽。这场咳嗽来势汹汹,有些不把人击倒绝不善罢甘休的气势。隐约记得上一次这样剧烈与持久的咳嗽还是我上高中的时候!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晚上,先生陪我出去散步,路过小区门口的药店,他半真半戏谑,笑着说到:“赶快买点药吧,不然你这咳嗽不好,我也跟着受罪!”我翻眼看了他一眼:“我咳嗽我的,难道你听着嗓子还痒痒不成?”他咧着嘴:“我嗓子不痒,就是你夜里咳嗽,吵得我睡不着!”我站在药房台阶上顿时张牙舞爪,“你个白羊狼,我辛辛苦苦带孩子、上班,做家务,现在生病了,你……”我佯装冲下来揍他,他身子一闪,钻进药房去了!我跟在后面喋喋不休,倒真的带了几分委屈:“我现在还年轻呢,只是一场小感冒,你就这样嫌弃我?以后我真有个事儿,还能指望你呀?!”他头也不回:“父母已老,孩儿尚小,不指望我,你还能指望谁去?”然后对着医生仔仔细细地描述着我的病情,留给我一个熟悉的背影!

      拿了药,往回走,冬天的夜晚,小区里有些冷清。路灯拉长了我们的身影,一长一短。突然就想起,十年前,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戴个眼镜,穿白底浅蓝格子的衬衫和深蓝色的裤子,脸上挂着浅浅的笑。因为认识有些晚,所以我们从认识到现在,好像一直在赶趟儿:赶着买房,赶着装潢,赶着结婚,赶着生娃……大多数的时间里,我们好像都在忙。这十年的生活,简直是一场兵荒马乱,好在我们终究还是从这场兵荒马乱里带回一段温暖的时光。十年的岁月里,他成了丈夫,成了父亲,成了家里的顶梁柱,再不是那个坐在角落里喜欢抿嘴而笑的青年,只是路灯下,他的侧颜,依稀还是当初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模样。

     从药房里买了药回来,吃了两天也不见效,婆婆心疼我咳得睡不着,说用油煎生姜鸡蛋可以止咳!我不喜生姜的辛辣,又想起我高中时母亲好像也用过类似的方子,就随手拨了个电话给我妈,问她煎鸡蛋里可不可以放点蜂蜜。我妈说可以,但煎鸡蛋得用香油。碰巧家里又没有了香油!我有些气急败坏,就说算了算了,不吃了!我妈在电话那头连声说,用色拉油将就也行,用色拉油也行的。挂了电话,我有些想笑,这莫名其妙的土方子,在我妈眼里竟有了些神药的架势。没几分钟,电话又响了,还是我妈!她说:“你小区里有琵琶树,你去摘了叶子,煮水喝。多管齐下,总是好的!咳嗽不是大病,但是人受罪,你别不当一回事儿。”我一个劲儿答应着,她才不放心地挂了电话!

    婆婆见我答应了尝试她的药方,有些开心,低声细语跟我说:“这鸡蛋呀,得睡前吃!你躺床上,我给你煎了,然后端给你,你热热地吃下去,保管一觉睡到天亮!”“啊?躺床上吃?我还要备课呢!这大冷天,你还得陪着我熬夜!不行不行!我还是吃药吧!这鸡蛋吃了未必管用!你早早睡吧,天好冷!”好说歹说,婆婆终于回了自己的卧室!我一个人趴在书桌上备课,一阵阵咳嗽惊天动地,咳得我眼冒金星,五脏六腑都疼了起来!好容易备完了课,等我洗涑好,关灯躺床上时,婆婆竟拉开她的房门出来了。从她卧室走进厨房,一阵兵兵乓乓,滋滋啦啦的声响后,两个金黄的油煎荷包蛋被送到我的床前,我趴在床上,吃着加了蜂蜜的煎鸡蛋,香喷喷,甜丝丝!婆婆站在我床前,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完两颗鸡蛋又躺进被子里,伸手给我拢了拢被子,“睡吧!哪怕少咳两声,你也能多睡会。”“嗯!”我答应着。她替我关了床头灯,又拿了床头柜上的碗筷去厨房清洗。

     一夜竟还是咳嗽。早上迷迷糊糊醒来,竟然已是要迟到的节奏!我慌乱地给自己和孩子套上衣服,着急忙慌地洗涑好,冲到餐桌前狼吐虎咽,正吃得欢时,门铃响了,我以为是先生东西忘了带,便急匆匆气呼呼去开了门!然而,门外不是先生,是我父亲。他头发,眉毛上俨然一层白霜,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,干裂的嘴唇不停地微微抖动着!身上罩了件军大衣,两只腿上裹着加长的护膝!手里拎着个塑料蛇皮袋,因为冷,他的脚不停交互在地上轻跺着!“爸,你怎么来了?怎么这么早?!”“你妈说你咳嗽,要吃炸鸡蛋,没香油了,我给你送点!”父亲说话的当儿进了屋,把袋子放在了客厅地上。“这么冷的天,这大清早,你骑摩托车跑几十里路,就为了给我送几瓶香油?我自己从这买不行么?”“那怎么行?这儿的香油能跟家里比?我五点就起床了,看着老板临时给做的!这个是给我外孙女买的野生鲫鱼,还有这个,是女婿爱啃的猪蹄!”父亲一一把东西从蛇皮袋里往外拿。“待会我咳嗽好了,你倒是病了!唉!我买点药吃不就行了?你吃早饭了没?”我一边接过东西,一边心疼地责备他。“吃了,早市上吃的面条!老吃药对身体不好!好了,我回去了!”“吃过午饭回不行么?”“家里有事呢,你们工作又忙!都没时间!好了,走了啊!”“我们也下去!快迟到了!”

     父亲拉了外孙女,我拿了孩子的书包。到了楼下,我们就要分开了,我和孩子往东,父亲往西。我叮嘱了父亲几句,便骑车带孩子往东而去!路尽头,刚拐过弯,孩子在后面拉了拉我的衣襟,“妈妈,刚才拐弯的时候,我看见姥爷没走,还站在我家楼下,看着我们呢!”我突然鼻子一酸,忍了一早上的眼泪还是落下来了。“妈妈,我们要不要回去看看姥爷?”“不要,我们要迟到了!”其实,我本想说,就算我们回去,再离开的时候,你姥爷还是会站在哪里!我终究没说,她还不懂!就像当初上小学的我,上中学的我,上大学的我!她还不懂!直到有了她,我才明白了我的父亲母亲。

      新年的钟声刚刚敲响,朋友圈里都在晒十八。2018年,我的本命年!人人都说,80后集体步入了中年的行列,而中年是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,父母待孝敬,孩儿待养育。可是,我倒是觉得,父母尚且安康,孩儿未曾远游,哪段时光都不可与此时相媲美:我爱的人,爱我的人,想见谁,都会一眨眼的功夫就到眼前!人生幸福,莫过于此!

     感谢这场咳嗽,它让我遇见,一生最美的时光!

 
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seouljp.com/a/hebushangzui/2018/0208/11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